【失落之城】愛上一個不回家的男人
Back
  有一首歌,是這樣唱的…

  「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,等待一扇不開啟的門」

  愛上一個不回家的男人,是痛苦、是煎熬的。而這個不回家的男人,還好只愛外面的江山,不愛外面的美人。他就是珀西,一個野心勃勃、奮不顧身也要達成目標的軍人,同時,也是一名探險家。

 

  一開始,只是無心插柳的一個小道消息,謠傳在神祕的亞馬遜河裡,有個前人未曾挖掘的古文明遺跡,簡稱黃金城。珀西為了重振自己的聲譽,選擇接下這個艱難的任務,沒想到此趟探險,竟從此改變他的人生,也讓他三番兩次堅決回到這裡,只為了找到,那片世人從未造訪過的黃金城遺跡。

  在這期間,珀西一共增添了三個新的家庭成員。但每一個孩子的出世,就等同於珀西與家人相處的時間。這中間,留給家人的只有空白,而團聚,卻成了他再次出巡的理由。

  就算有了家庭包袱,他的野心絲毫沒有減退;就算他給了妻小優渥的生活,他還是選擇飛到外面,去實現前人無法完成的事。憑這股熱情,就讓他賠上了一整個做父親的,在這個階段該擁有的東西。但是劇中的他卻毫無後悔,反而在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之中,找到修補的方法。正如他使用的方法一樣,把遺跡的拼圖,一塊一塊、穩紮穩打慢慢地拼湊起來。

 

 

  然而,這種行為對一個男人來說,到底是為了什麼?無疑有他,為的是一個頭銜、一個成就,一種受人愛戴的虛榮心。但是,想要成功,這些本來就是必須犧牲的東西啊!看似理所當然的敘述,從男人口中托出,在外人聽來像個藉口,尤其是有家室的人。但在內人眼裡,這只是一種必經的過程。畢竟,理想不需要被人理解,而且也沒有人能解讀,你心中的那份執著。越不是有共鳴的東西,就越沒有人想要了解。因此,成功者的心理,往往是最孤獨的。但是有了親情的力量,一切就沒有阻礙了。珀西走出了,其他人都走不出來的一條路,但不幸的是,他最後卻沒有從,自己最愛的那片遺跡走出來…。

  有得就必有失,珀西雖然執迷,但絕不固執。雖然不半途而廢,但也懂得何時收手。每一次足以致命的考察,結果都能平安歸來。直到最後一次的出訪,即便是以音訊全無悲劇收場,但珀西的深信不疑,讓我們感受到他對一件事情的堅持與決心,而命運,最終選擇讓他獻給,他夢中的那塊黃金城遺跡。

 

 

既然你回家了,為什麼還想出去?

  一個成功的男人,背後一定有一個默默支持他的女人。珀西的妻子妮娜,正是那個年代的最佳寫照。即便到了十九世紀,文明逐漸走向起飛的階段,但不得不否認的是,性別歧視依舊存在。

  每當我看著珀西與妮娜,不斷為了家庭因素而爭吵時,我突然發現,珀西的本質真的是自私的。他仗著男性的優勢,去實現他的目標,妮娜就非得像一個傳統的女人,在家相夫教子。而妮娜也不是省油的燈,理所當然會有反抗的聲音,即使她心裡明白,多說也是無益,但她還是試著,爭取自己一個做妻子的權利。光憑這一點,就能襯托出一個女性,究竟為了家庭,能做出多大的犧牲。

  只是,明明你回家了,為什麼你的心還是想要往外飛?妮娜知道,這是丈夫沒有辦法澆熄的熱情,她明白這是她先生的宿命,不是注定要待在家裡,陪著孩子長大的好老公。他的英勇姿態,為孩子樹立了好的典範。他絕對不會是個好爸爸,但他卻是一個勇敢的男人。於是,妮娜放手一搏,讓珀西做他想做的事。從一開始的爭執,到語氣的柔和,看得出來妮娜對於老公的理想,已經釋懷。因為珀西能在秘境裡受苦,那麼等待這一點苦,又算得了什麼呢?

 

 

  如果妳愛上了這樣的一個男人,請妳記住。他若不是花心,就是有野心。他的心只想冒險,只想在外頭爭取一份屬於自己的榮耀。妳唯一能就做的,只有等待。妳改變不了他,也說服不了他。因為妳愛上的他,是他對於理想抱負的那份情操,所以,妳就得做好成全他的心理準備。

  成全他的成就,成全,妳自己的寂寞。畢竟,誰不愛一個有熱情的人?如果他的眼神在發光,你也只能含淚、道別。等待下一次,愛人帶回來的好消息。

  本片在運鏡上,堪稱是比較不血腥版的「食人煉獄」,還有戰爭片「鋼鐵英雄」,且完全帶出,智者與愚者的差別。珀西的寬宏大量與冷靜沉穩,面對一群危險聳聽的群眾,還是能充份展現出他的大將之風。同時也點醒了,男人與女人之間,性別上的道德觀念與刻板印象。氛圍寧靜又真實,時而恐懼、時而祥和。珀西的人生,彷彿就像一座森林,有說不完的故事,道不盡的歷程,看不完的風景。沿途充滿謎團與線索,卻又像綠色的環境中,清新又盎然。

  珀西不是一個不回家的人,而是一個不願意回家的人,因為外面有很多未知的事物,在等著他去探索。所以,我們可以主動,也可以等待。主動去創造,一個別人得不到的機遇。等待,這個機遇能引領你邁向你要的成功。

 

 

失落之城
The Lost City of Z